小手迅速的打开车门,“翟叔叔……”小家伙眼圈红了。

  翟玉琛伸手摸了一下厉晓宁的小脑袋瓜,“别怕,叔叔来了。”

  随即一个弯身,便打横抱起了昏睡过去的白纤纤,转身就走。

  厉晓宁立刻跟着跳下车,他明白这个时候先救妈咪要紧,至于爹地,他总相信爹地不会有事的。

  翟玉琛平稳的抱着白纤纤,每迈动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有任何的晃动,生怕一个晃动就晃疼了白纤纤,同时,加快速度的快速穿过了小区内堵在路上的一辆辆的车,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冲出了小区,然后摁开了车门进了他的宝马车。

  身后,厉晓宁也速度的跟了上去。

  “宁宁,守着你妈咪,跟她多说话。”翟玉琛吩咐着小家伙,声音有些沙哑,更多是担心。

  “好。”小家伙紧握住了白纤纤的手,坚定的看着白纤纤有些苍白的脸,小声的说起了话,“妈咪,宁宁送你去医院,你很快就回醒过来的。”

  “妈咪你要挺住,小妹妹还想要跟我玩,我还想要替你哄着小妹妹呢。”

  “妈咪,爹地不会有事的,我相信爹地,他没杀人,那是爷爷,他不会杀爷爷的。”

  “妈咪,你快醒醒……”

  孩子一句接一句的一直的在唤醒白纤纤。

  可,后排车座上的白纤纤一直都是紧闭着眼睛,不声不响。

  那样子让人特别的揪心。

  好在,翟玉琛连闯了八个红灯,只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把白纤纤送到了医院。

  医用推床迅速的推过来,季逸风已经等候多时。

  翟玉琛知道厉凌烨和白纤纤最信任的医院就是由季家控股的这所医院,而这所医院也是最了解白纤纤情况的医院。

  所以,他替白纤纤选择了这里。

  季逸风冷睨了他一眼,不过虽然对于翟玉琛把白纤纤这来医院很有意见,可就是再有意见,这也不是追究的时候,还是先救醒白纤纤要紧。

  否则,倘若弄丢了白纤纤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等厉凌烨出来,绝对不会绕过他的。

  妇产科的手术室,对开的门上一直亮着红灯。

  门外,厉晓宁乖巧的坐在长椅上,小嘴微抿的安静的看着一直闪烁着的红灯。

  而翟玉琛则是斜倚在门侧的墙壁上,手里捏着一根烟,这根烟从白纤纤被推进手术室开始进行抢救保胎开始,他就一直拿在手里了。

  可这里是医院是手术室前,这个位置禁止吸烟,他就只能是拿着烟而不敢吸。

  自然也没有点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小家伙有些坐不住了。

  他实在是太担心白纤纤了。

  这几年,小家伙与白纤纤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的走到今天,直到认回了厉凌烨这个爹地,他才享受到那种有人可以依靠的幸福的感觉。

  却没有想到,突然间的,厉凌烨出事了。

  这让他这里在担心白纤纤的同时,其实也在担心厉凌烨。

  脑海里怎么也撇不去冲出客厅时看到的那个血腥的画面,厉彻倒在血泊中,那残忍的画面对于厉晓宁来说,真的很难接受。

  小家伙越想越不舒服,越想越担心。

  小脸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翟玉琛一抬头,就发现厉晓宁的脸色很不好,长腿两步就到了厉晓宁的身侧,与小家伙并排坐在一起。

  “你太爷爷你二叔还有顾叔叔等人一定会救出你爹地的,至于你妈咪,虽然进去有些时间了,但一直没有传出来坏消息,就证明医生一直在抢救你妈咪和胎儿,这样,只要没有不好的消息传出来,就有希望的,来,咱们一起为你妈咪祈祷,祈祷她好好的出来手术室。”

  大掌递到了厉晓宁的面前,厉晓宁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即小手就落在了翟玉琛的掌心里,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与翟玉琛一起为白纤纤祝福着。

  大年初三,还过年呢。

  又是白纤纤的生日。

  可就是这样的一天,白纤纤和厉凌烨一起双双出事了。

  “宁宁,你妈咪怎么样?”手术室的楼层电梯处,忽而传来了夜汐焦虑的声音。

  “奶奶。”厉晓宁立刻跳下了椅子,朝着夜汐飞奔而去。

  虽然有翟玉琛陪他守着妈咪,可翟玉琛毕竟是外人而不是家人,更有翟玉琛是男人而不是女人,所以小家伙在看到夜汐的时候,立刻就踏实了许多。

  女人比男人更方便看顾现在的白纤纤。

  夜汐牵住厉晓宁的小手,疾步走到翟玉琛的面前,“翟先生,谢谢你送纤纤到医院。”

  “夜太太不用客气,那会子正好路过水香榭附近,知道出了事,我就赶过去了。”翟玉琛眸色不变的说过。

  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今天是特意的守在水香榭的外面的。

  因为他知道白纤纤今天过生日,而以他的身份,他实在是不方便给白纤纤过生日,那就远远的守护着她。

  所以,今天白纤纤到了哪里,他就跟到了哪里。

  却没有想到,白纤纤居然因为厉凌烨被带走而动了胎气。

  “情况怎么样?”夜汐拧眉,眸色扫过手术室的大门。

  “我想应该没事的。”

  “对对,妈咪不会有事的。”厉晓宁也信誓旦旦的。

  “唉。”夜汐叹息了一声,随即又道:“翟先生,你可以回去了,这里有我和宁宁守着就好,呆会简嫂也会过来。”

  “无妨,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就等纤纤出来手术室再回去好了。”翟玉琛才捏着的长烟这个时候已经被他捏烂了,烟屑悄然的落到地上,仿佛在彰写着他此刻紊乱和担心的情绪似的。

  夜汐抿了抿唇,又看了他一眼,然后,淡声道:“这是凌烨的意思。”

  夜汐这一句说完,翟玉琛挺拔的身形一颤,硬生生的退后了一步,“他的意思?”

  这样问出来,猛然想起他徒步冲进水香榭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带走厉凌烨的警车,厉凌烨一定是在警车上看到了他。

  呃,居然在看到他的时候就猜到会是他来送白纤纤去医院了,厉凌烨真是个超级超级大的醋坛子。,

欢迎大家访问:热门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8shuku.com/book/61863/1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