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就是掩饰好不好?”悠悠无奈地翻翻白眼。

     “真是搞不懂啊,你明明在林家,应该过得很好的,干嘛弄得跟卖苦力的一样?”悠悠嘟着粉唇说道。“小薰——,你为什么不和林耀秦一起坐他家的黑色加长房车来呢?每天挤公车很辛苦吧?!”

     “不要吵好不好,专心画画,要不又来不及交作品了!”她振作下精神,继续调着颜料,流畅的彩色线条在画板上飞舞,令人瞠目结舌。

     “不过我在考虑一个问题。”悠悠将画笔放下,将嘴唇贴近李紫新耳畔轻声道:“我觉得林耀秦有问题,你也知道他在美国早就拿到双料博士学位了,为什么还要到白皇大学来上学呢?难道不是多此一举吗?”

     “肯定有什么猫腻!”悠悠晶亮的双眸带着怀疑的目光闪烁着。

     李紫新熟练地转着手中的笔,声音平平的反问道:“你觉得为什么?”

     “……”悠悠一窒。

     “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人在学校里!”悠悠急中生智地说道。这回答让一旁专心作画的李紫新动作略微停顿下。

     是那样吗?真的是那样吗?那么那个重要的人是谁呢?她感觉到一股莫名的酸涩感冲击着脆弱的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

     手中急速转动的笔忽然掉到了地上,她一顿,俯身想要把它捡起来,没想到一只锃亮的皮鞋将她的笔踢得更远,李紫新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看着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皮鞋,浑身僵硬地轻颤了一下。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平时在学校他们根本没有丝毫的交集,怎么今天他这么令人无法琢磨!

     强作镇定地从旁边笔盒又拿出一只画笔,她冷静地继续画着流畅的线条,但是内心却产生微小的波动。

     “怎么对我这个哥哥这么冷淡?”冰冷严酷的声音自头顶上方徐徐传来,强劲的冷气吹进她的后颈,无端惹得她一阵颤抖!

     “我对谁都是一样,我的‘哥哥’!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麻烦你站在原地不要动!”李紫新冷冷地回复道,完全不理会林耀秦的反常举动,她可以听到周围女孩子的抽气声,毕竟和冰冷王子林耀秦交谈几乎是他们所有人的梦想,但是眼前同样冷漠的李紫新却将这等荣幸弃之如敝屣。

     “你认为我喜欢到这里来看你的那张臭脸啊!”他阴鸷的黑眸闪着厌恶的光芒,仿佛地狱的冥王宣判死*般撂下几句狠狠的话语。

     周围嘈杂的声音突然在一瞬间沉静了下来,周围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

     轻轻地撇撇嘴,她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将画好的画留下帅气的签名。

     “那我真是荣幸之至!”她真起身,毫不犹豫地对上他那双犀利的黑眸,但是内心却心如止水般澄澈。

     “抱歉,让一让,我要出去。”

     因为走道已经被林耀秦挡住了,她现在无路可走。

     “小薰——”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让周围的女生做出陶醉状。

     “你叫我什么?”难以置信地回头,李紫新对上那双恶作剧的眼神,紧握着削笔刀的手指在刀片上摩挲着。

     “你怎么那么容易生气呢?”林耀秦声音极其的暧昧,像是天鹅绒的羽毛落在黑色的幕布上掀起墨色的波澜,但是其中的意味让李紫新不寒而栗。

     李紫新简直快要被逼得发狂,周围的学生都忍不住的抽气,还有无数道如针刺般犀利的鄙夷的眼神射向她,几乎将她焚烧殆尽。

     心中突然掠过一阵冰冷的寒意,她清楚地看到林耀秦眼中浓烈的报复意味!

     北堂悠补充让周围看客的气氛升到了火爆的气氛。原来所谓的兄妹关系只不过是掩饰啊。

     李紫新抱着的画册的双手开始用力的扭着,微湿的汗水在掌心蔓延。她现在恨不得一点点地撕毁他那张虚伪的面庞。

     “你真是爱耍小脾气,还是这么可爱,这么爱耍小别扭!”轻柔的话语几乎像是罂粟般地蛊惑人心,马上俘获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都一致认为是李紫新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给我闭嘴,我已经受够了!”李紫新几乎叫嚣地吼出来,紧握的双拳可以看出她在隐忍。还没等对方说出什么话,她早已冲出众人离开令人窒息的教室。不知道跑了多久,她才感觉到手指传来的轻微刺痛感,原来手指已经被刀片刮得鲜血淋漓,为什么刚才感觉不到痛?原来是有一个地方更痛吧!

     她真的不明白,从一开始踏入林家的门,她注定就是个被欺负的角色,只不过是大少爷捉弄的对象而已。

     夜幕降临,晚霞洒在地平线上显得那么瑰丽灿烂。

     李紫新百无聊赖地在素描室画着石膏像,她拿手中的铅笔对照了下比例,然后神采飞扬地下笔,流畅如水,刚毅的石膏像在她的笔下栩栩如生。

     “沐薰,我们先走了,你走的时候记得要留下签名,老师会来验收的。”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背起画夹冲着专心致志的李紫新说道。

     “知道了,再见!”李紫新在给石膏像做最后的修改工作。

     黄昏的夜晚愈发的灰暗,李紫新仍旧忘我的再修改着最后的作品。此时一个矫健的身影来到她的身后,那种陌生的气息让她全身的细胞都开始紧绷,两只如同魔爪的手从黑暗中搭在她的双肩上,轻微地揉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李紫新同学,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离开学校呢?”

     从声音可以辨别出是她的素描老师,贾古城早就盯上这个冷漠的冰山美人。要知道此刻的她是最致命的,怪不得把全校的男生迷得团团转。

     她的脸冷若冰霜,漆黑的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淡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黑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忧伤,用冷酷深深掩着。那高窄的鼻梁,秀气中带着冷漠。她咬着几乎无一丝血色的唇,似雪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

     李紫新几乎像是回忆到恐怖的往事般全身颤抖。

     呯!一声巨响!

     李紫新顺手从座位的旁边爬起花瓶冲着贾古城的额头击了过去!

     一道腥红的血液顺着贾古城干瘦的脸庞流下,面部因为扭曲而变得狰狞!

     “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拿花瓶打我?”他哀嚎地用手捂住汩汩流血的额头,愤懑道。

     李紫新怒视着眼前的衣冠禽兽,心中猛地一揪,亏他还是自己最敬重最喜欢的美术老师,刚想开口呵斥,一个沉稳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为什么?老师你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这做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从黑暗处走出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话语中带着威慑力,不由得让人胆寒。

     从黑暗处走出来的男子身着一身黑色的帅气赛车服,让他狂傲的气质一览无余。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李紫新这才晃过神来,原来眼前就是在校园看到的花花公子——尉迟拓野,这么晚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一直捂住汩汩流血额头的贾古城愤懑地低咒道,对于眼前的尉迟财团的少爷当然理亏,但是他仍旧气不过的落下狠话。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随后愤怒地离开了美术教室。

     李紫新虚脱地坐在座位上,心情仍旧起伏不定。看来自己完了,惹怒了美术老师等于宣判了死*。她落寞地收拾着手中的画笔和画夹,几缕乌黑的发丝遮去了她此时的满脸愁云。

     从没有一天像是今天这么糟糕,仿佛一切都偏离了生活轨道,让人措手不及。

     尉迟拓野大步地走到她的面前,脸上闪着不解的神色,她全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孤寂感让他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但是一向倔强的他却冷硬地冲着眼前默不作声的女孩说道:“为什么不喊救命?难道你愿意被人欺负吗?”他带着赛车手套的大手紧握着拳头,在他仅有的几面之缘的印象里,李紫新是个坚强到的女孩子,孤冷的气质,优异的成绩几乎让全校的男生疯狂。

     但是这一次他困惑了,刚才那个隐忍着伤痛的女孩是她吗?那一瞬间表达出来的是脆弱和无助,即使愤怒也没有那种魄力。

     李紫新久久没有回答,也没有道谢。她紧握住画笔的手微微泛白,紧抿的薄唇被贝齿紧咬着。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副表情会让刚才那个禽兽做出更加丧心病狂的举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情绪,尉迟拓野不容许她变得这么脆弱。

     李紫新突然抬起脸颊,凝视着尉迟拓野,毫无血色的薄唇挤出几个字:“谢谢你,我走了。”

     “坚强起来,我想看到原来的你。”尉迟拓野似乎也惊讶于自己突然说出来的话,他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怀抱中女孩的颤抖。估计任何一个女孩遇到性骚扰都会变得恐慌。

     “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可以请我帮忙,算是你没把我的糗事说出去的回报吧。”尉迟拓野无奈地抓抓头发,生平第一次在一个女孩子面前手足无措,居然还说出这么蹩脚的借口。

     “糗事?你是说白天在校园的事情?”李紫新看着尉迟拓野有些傻得可爱的摸样会心一笑,阳光的笑容居然是第一次显露出来。

     黑暗中另外一道冰冷的歌眸子却带着无比的寒意注视着两个刚刚抱在一起的身影上。细长的手指在墙面上轻刮着,带着无比的忿意。

     “好吧,既然这样你可要收敛点了,校园是公共场合,怎么可以做出那么……”还没有说完就被尉迟拓野打住了。

     “知道了,大小姐,以后我保证只看着你一个人怎么样?”他帅气的笑容那么令人舒服,让李紫新有一瞬间的怀疑,眼前的就是学校疯传的辣手摧花的花花公子吗?

     “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尉迟拓野坏笑地看着李紫新粉嫩的脸蛋开玩笑道。然后大步流星地向美术室外走去。

     突然一个娇柔的女生叫住了他。

     “你等等”虽然是很小声,但是就像是邀请般的魔咒传入尉迟拓野的耳膜,他像接收到命令的士兵一样回头,诧异地看着绞着手指的女孩子,一时间晃神。

     “你确定?”他似笑非笑地看向李紫新娇羞的脸蛋,希望看到一丝的心动,但是却没有捕捉到。

     “你可不可以把身体借给我,我给你画画。”她轻柔地一笑,日月都黯然失色。

     莫名其妙的尉迟拓野被李紫新拉到椅子上坐下,重新铺好一张画纸,然后饶有兴趣地开始作画。

     尉迟拓野轻声打了个哈气,目不转睛地看着专心致志的女孩子心中萌发出一种想要天长地久的感觉。自从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感觉所有的女人都变得庸俗了,浅薄了,只有她才是特别的存在。

     “为什么选择要画我?”他坐在椅子上,像个尊贵的妖冶王爷,带着无限地挑逗斜睇着眼前仍旧时不时瞟他几眼的女孩子。

     “因为我会把我喜欢的事物画下来。”她平淡地回答道。

     但是这个回答在尉迟拓野听起来像是某种极其重要的肯定,他兴奋地站起来,但是接触到李紫新冰冷的警告时又乖乖地走回原位。

     好不容易挺到最后李紫新画完,尉迟拓野早就已经腰酸背痛了。他轻扭着健硕的腰身,毫不犹豫地拉着李紫新的手说道:“既然这样,你也要满足我的需求!”

     李紫新无奈地翻下白眼,没想到他还是死性不改!

     “不要误会啊,我可是要带你去一个刺激的地方!”说完拽着满脸困惑的李紫新离开了学校。背后仍旧有那双窥伺的愤怒眼神盯着那两只双手。

     好!李紫新,你居然对着另外一个男人展露笑容,我会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做恐怖!

     诧异的李紫新被带到校园外,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辆宝石蓝色的FC赛车,流畅的车身加上豪华的设计彰显着无尽的王者霸气。

     “你这是要干什么?”李紫新呆滞地问出这么一句话。

     “走吧,带你去玩一个刺激的游戏!”尉迟拓野帅气地替李紫新打开车门,绅士地牵着她的手坐进豪华的赛车中。

     宝石蓝的赛车带着无比的魅力卷起地上的落叶疾驰绝尘而去。不远处,一辆加长型的黑色豪华礼车在寂静暗黑的夜晚里缓缓地滑行,犹如一只凶残、嗜血的黑豹在暗夜里伺机出击,亦如是一阵轻柔、和煦的微风在万籁俱寂之夜扬起慵懒的穿梭。百镀一下“情深缘浅:亿万宠妻”最新狗万取款免费_狗万靠谱么_狗万取钱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热门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8shuku.com/book/61683/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