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云看着不远处的前院,问道:“我的书房也还在?”

  “在的。”赵宣答道,“师父没有改动影岛。而且,我们在这里的任务,主要也是为了找寻主公。”

  “还有什么任务?”沈云又问。

  这回,赵宣没有张口就答,而是看了一眼旁边的钱柳。

  后者意会,故作不知,主动说道:“师兄,我去收拾我的房间。”她在石头岛上住了两回。因为岛上都是男弟子,所以,后一回她住的地方,还是跟前一回一样,还是在前院南跨院的半厦。

  不料,沈云却摆手:“你也听听,好尽快熟悉门派和仙山的现状。”

  “是。”钱柳颇为激动——她知道,接下来,赵长老要跟师兄汇报的是只有长老们才能知晓的机密。可是,师兄却让她留下来旁听,这也意味着,她在门派里的不再是个寻常弟子。而按《弟子手册》上所写,权力越大,责任也越大。接下来,师兄很有可能会给她派大任务。她喜欢挑战,想到这里,心里就按捺不住的激动。

  沈云看到她眼里的雀跃,心情莫名的也跟着飞扬起来。

  倒是赵宣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心道:主公要为小丫头破例?不对啊,主公向来公是公,私是私,分得很清楚的。莫非这里头还有什么隐情?小丫头是得了大机缘,今非昔比?

  再想到自己如今完全看不透小丫头的修为了,他心底里越发肯定:错不了!定是小丫头得了大机缘,能够挑起更重的担子。

  如此一来,他心里的那点担忧也散了。

bet356在线 官网  看出主公是对钱柳动了情后,他心里忍不住担忧——在他,还有所有心里,主公是如此的优秀。一直以来,他们都在猜测,到底要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主公。象齐伯夫妇就很坚定,认为只有九天上的仙女,才能配得上主公。门派里,与他们一般想法的人,占了绝大多数。是以,大家都已经做好主公在飞升之前,不找道侣的准备。现在,主公既然看中了钱柳。好吧,他承认,钱柳这丫头挺招人喜爱的,是个好孩子。可是,做为主公的道侣,这孩子既没有显赫的家世我和声望,又没有高深的修为,能给主公带来什么助益?这消息一旦传出去,只怕会在门派里引起轩然大波。便是一向忠心耿耿的齐伯,也会跳出来头一个反对。

  现在看来,主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为钱柳铺路了。

  而钱柳本身也是因祸得福,得了大机缘,脱胎换骨。

  如此甚好。

  赵宣从心底里为主公感到高兴。

  在主公的道侣这方面,他与齐伯他们的想法不太一样。在他看来,主公已经足够优秀。说句不客气的话,便是一株最寻常的山藤,若是攀上了主公,也能冲天而去。所以,主公与道侣最主要的是要志同道合。

  道侣说白了,也是夫妻。身为过来人,并且是很幸福的那种,赵宣再清楚不过夫妻齐心的重要性了。

  而在这一点上,他自然是信得过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钱柳。

  当然,钱柳能得大机缘,让齐伯等人闭嘴,那就更好了……

  沈云扫了他一眼,心里的狐疑更深。

  在情这一字上,囡囡根本不象个青春少女,倒是象极了死不开窍的呆头鹅。不论他这边怎么使劲,小丫头都只把他当成师兄对师妹的照顾。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态度不够明朗。现在看来,并不是的。因为赵宣和陈玟两个大男人都能这么快看出来。

  那么,问题应该是出在囡囡身上了。

  心念一转,他想到囡囡三句话不离“祭司大人”,不由得磨了磨后槽牙:哼,定是祭司大人搞了鬼!

  这样的话,他就更急不得了,只能慢慢来。

  是以,他敛了杂念,招呼赵宣与钱柳二人一道去前院书房。

  前院果然如赵宣所言,还是先前的样子。就连守卫的安排,都与在石头岛上是一样的。

  推开书房的门,房间里纤尘不染。他上次离开时,随手搁在窗下长榻上的书卷,依然原封不动的摆在那里。

  可是,这毕竟是影岛,并非石头岛。想到余莽说过,亲眼看到石头岛被玉锦门派来的人一拳摁进了海底,沈云惊奇的转身去看赵宣:“影岛能把岛上的东西原封不动的搬过来?”

  “确实是原封不动的搬过来了。”赵宣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师父是怎么做到的。”这是大实话。他在炼器一道上连资质平平都称不上,所以,主要是跟师父学习兵法,其次是阵法。

  沈云了然一笑,指着屋中的圆桌招呼道:“别光站着,都坐啊。”

  于是,赵宣和钱柳先后坐了下来。

  看到钱柳坐在自己的下首,赵宣垂下眼眸来,在心底里再次深深的同情了自家主公一把,颇有感触的点评道:所以说,老天是公平的。

  追随主公这么多年,他是亲眼见证主公由青葱少年一步步成长起来,变得越来越强大。

  这一路,虽然颇有波折,但总的来说,在这乱世之中,主公的运道还是不错的,可以说也是得了天道眷顾的极少数人。

  也正因为亲眼看到了被天道眷顾是什么情形,赵宣时常忍不在心里冒酸泡——天道其实也是偏心的。

  现在看到主公在情路上受挫,他突然间明悟了。正如人的十个手指头也有长有短一般,天道何尝又不是如此?

  就在这时,他听到自己的识海里毕剥作响,好似烛花爆开了一般,连忙敛神内视。

  啊,识海比先前明亮了许多!心境涨了少许!

  刚刚我入定了?

  他惊喜的抬起眼眸。

  果然,主公笑盈盈的看着他道贺:“伯堂,恭喜啊。”

  坐在下首的钱柳亦抱拳向他道贺:“恭喜赵长老。”

  “多谢多谢。”赵宣只觉得神清气爽,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欢喜的抱拳回礼。

  这会儿,沈云已经倒好了三碗热茶。他先后给赵宣和钱柳递上一碗,自己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说道:“言归正传。伯堂,跟我说说我出事之后的情形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闷骚大男孩的月、票,谢谢!

  :。:

欢迎大家访问:热门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8shuku.com/book/15938/1495/